当前位置:浙江子站 > 区域经济

全球打车软件鼻祖Uber正式入驻上海 或不会登陆杭州

2014-02-28 16:28:02

    国内打车软件市场争夺战打得正酣,全球打车软件鼻祖Uber已经悄然进入中国。昨天,上海某广告公司CEO李建新突然收到了来自Uber官方的一封邮件,称Uber多个月的试营结束,正式进驻上海。

  “已经下载了4个多月,一直没用。明天去赴宴就准备试一试。”李建新有点兴奋地对记者说,此前有朋友用过这款打车软件,据说不但车子豪华舒适,而价格仅为目前出租车打的价的二到三倍。事实上,Uber在去年已登陆上海,而后因拓展势头喜人,迅速将触角伸到了广州与深圳。

  2010年诞生于美国旧金山的全球第一款打车软件“Uber”在成立3年后就已被估值高达30亿美元,同时将网络铺向全球25个国家的70余个城市。眼下在中国这片沃土上的开垦也被视作“势在必行”,更被视为绕开“嘀嘀快的血战”的新路径。

  业内人士分析,Uber这种高端打车软件与嘀嘀、快的可被类比作中国的申通快递与美国的联邦快递,差异化的市场定位让Uber或许会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有一席之地。

  师傅:最高日入2000元

  乘客:英语流利、驾车平稳、很有面子

  还记得在《新闺蜜时代》里,王媛为参加高端聚会不打普通出租车而是借了闺蜜的凯迪拉克。其实在上海、深圳、北京这些一线大都市,有很大一部分商务人士都会有“高端出租车”的需求。

  “昨天给我发了这封邮件后,我决定明天就试试。”李建新在上海生活十多年了,在生意场上常有应酬的他对这款来自美国的高端打车软件非常中意,他举例说,赴宴后饮酒就不能开车,但乘坐一般出租车又显得有些没面子,Uber软件提供的车为奔驰E系以及同等级奥迪、宝马,舒适而且体面。

  据了解,Uber与租车公司合作、由租车公司提供签约车辆和司机,租车公司的司机在成为Uber司机之后会接受培训,Uber不直接与司机分成,而是与租车公司进行利益分成。起步价为20元,此后4.12元/公里,0.8元/分钟。

  “不过最开始只接受美元支付,只能绑定信用卡,或者支付宝。”某知名外企高管朱小姐告诉记者,她试过几次Uber的服务,发现车子确实不错,师傅也训练有素、服务妥帖,会在到达后为乘客开关门,而车内还有WIFI和矿泉水,师傅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分享可获百元补贴

  会否引发高端打车软件大战?

  事实上,在美国有Uber Black,Uber SUV,Uber Taxi等等等级分类,而在上海暂时只有Uber Black,也就是Uber的豪华车系列服务。那么打车软件鼻祖杀入国内,是否会对现有的打车软件产生威胁呢?司机师傅们并没有将Uber与嘀嘀快的相提并论。而是与北京的一款高端打车软件“易到用车”作比较。

  “易到用车提供的车从帕萨特到奔驰S系一应俱全,增值服务除了水和WIFI还有免费保险、航班延误免费等待。”一位上海的司机师傅告诉记者,Uber软件在上海的车只有十多辆,而易到用车提供的车辆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他接到的外国客人居多,而中国乘客非常零星。

  初来乍到的Uber也不惜在乘客身上烧钱,李建新收到的Uber官方邮件上表示,到2月28日为止,好友之间分享Uber双方都可以获得100元优惠。若好友使用乘客的个人优惠序号注册Uber,立刻首程减免100元,并且乘客本人也获得100元的Uber奖励积分。

  “Uber进入杭州应该会比较冒险。”业内人士分析,北上广的消费水平较高,商务档次也高,而杭州在这方面市场需求有所欠缺。

  杭州高端出租车已全军覆没

  分析人士称:移动互联网赋予高端打车新生命

  2004年,杭州市投放的100辆身价60万元的奔驰出租车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然而昨天记者致电杭州市运管局却被告知,目前杭州已经没有奔驰出租车存在。

  事实上,早在2006年6月,浙江省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就召集拥有奔驰出租车(“奔的”)的杭州外事旅游出租车公司(下称“外事”)、杭州大众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众”)和杭州四方出租车公司(下称“四方”)的有关负责人举行了一次碰头会。会议主要是传达了该市交通局的精神——允许经营者依据自愿原则,将奔驰出租车调整为帕萨特、红旗及索纳塔等杭州市出租车主流车型。而在2009年,随着折旧、零件更换等成本的进一步增高,仅剩下的15辆奔驰出租车司机也开始犹豫放弃。

  “上海也投放过豪华出租车,最后的生存情况也并不好,主要是成本太高,例如没有客人的时候,车子只能空驶。”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高端打车软件因为有了软件的服务而给豪华出租车创造了新生命。

  这位业内人士分析,Uber曾被评为全球十大最佳营销品牌,它的制胜法宝为“给用户一个能在朋友面前自夸的产品体验”。而这种体验除了司机本身的素质、车子的品质以及部分增值服务,能够在一个群体中普及的关键因素还是它乘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快车。

  “10年前根本不会有快的和嘀嘀,因为那时候的人连智能手机都不用。”

  “已经有半个月无合作业务”

  上海某租车公司称与Uber业务暂停全因“牌照问题”

  “我们已经有将近半个月没有出过车了。”前天,记者致电与Uber合作的上海本地租车公司程欢租车,值班负责人李经理透露,他们此前确实与Uber在合作,但是因对方涉及“营业牌照问题”,他们已经暂停合作。

  “若没有计价器,严格来说不算出租车,所以,Uber到底是租车还是出租车,似乎游离在界限边缘。”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国外打车那些事儿

  在经济发达的欧美地区,打车难、打车贵吗?他们的打车软件是否有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呢?

  若无打车软件

  英国人提前1小时预订才能坐上出租车

  根据伦敦交通局的数据,伦敦有超过2.3万辆黑色出租车在运营,每年产生的营业额接近10亿英镑。但人们还是只能在街角等上10分钟或提前一小时预订才能坐上出租车。

  “现在叫车的命中率几乎为100%。”就读于英国著名大学帝国理工大学的留学生小金在伦敦居住了近一年时间,为了方便打车,他下载了在英国流行的一款打车软件Hailo cab,他告诉记者,这款软件在英国的一线城市覆盖面较广,而且与国内的嘀嘀打车、快的打车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软件每过几十秒会刷新提示一次车辆位置。在付款时,乘客也可在手机上选择现金或是信用卡支付,除了里程表上的金额,没有任何额外费用。

  美国ZabCab:运行时自动关闭

  新加坡:有“预定”信号灯

  在美国纽约,打车软件Zab-Cab软件将街头的黄色出租车纳入到移动打车方式中。ZabCab最出彩的是,它严格遵守纽约市的交通法规,司机在行驶时禁止使用手机,只要出租车处于行驶状态,该软件就会把手机屏幕变成灰色而无从查看,车一停,司机就能精确地看到附近订单请求的所在位置。

  新加坡打车软件由当地最大的出租车公司研发,司机确定接受订单后,车载顶灯会显示“预定”,即在到达预定地点之前是不会接受路人扬招,同时,打车软件在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显示新的订单信息。

  加拿大:流行拼车

  但要在固定上客点打车

  随手叫出租车的现象在加拿大并不多见。一般,出租车是在某个固定的地点排队等客,如机场、车站、饭店、大的加油站,以及特定的出租车站,或者就是听从出租车公司的调配。在繁华的市中心偶尔也能看到一些四处兜客的出租车。遇到地铁停驶,交通瘫痪,出租车一般也拼客,搭载多个同一去向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