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子站 > 区域经济

信息和消费:浙江投资新趋势

2015-06-10 10:16:26

   今天(6月9日)在宁波举行的第十七届中国浙江投资贸易洽谈会暨2015之江峰会上,省商务厅、英国《金融时报》集团共同发布《2015年中国浙江投资报告》、浙江省七大重点发展产业。报告指出,2015年国外投资者信心指数为126.07,而制造业投资者信心指数为126.17。环比看,外商投资信心出现回升,政府效率改进明显。外资企业收入预期整体乐观,但高增长预期放缓。

七大产业是风向标

   《2015年中国浙江投资报告》的调研团队对300家中外企业进行调研后,得出如下结论:在浙江,信息和消费等产业正成为投资浙江新趋势。其中,外商投资者对浙江投资意愿分布分别为:信息产业17%,消费产业16%,低端制造业11%,高端制造业10%;此外,金融产业、健康产业、环保产业也分别占7%、6%和2%。

   这与今年浙江提出的发展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七大产业,某种程度上不谋而合。按照规划,这些产业的规模均有万亿元之巨,其目的在于加快形成以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再造产业结构新优势。

   浙江七大产业今天也集体亮相“之江峰会”。以时尚产业为例,浙江目前正力争建成国内领先、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时尚产业基地,形成以设计、营销为核心,以制造制作为基础,以自主品牌为标志的时尚产业体系,实现从传统产业加工制造中心向以创意设计引领的时尚产业创造中心转变。

   温州是浙江着力打造的时尚之都,当地政府正大力推进“温州韩国产业园”建设,推动已签约的“韩国时尚新天地”等项目落地 开花。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浙江时尚产业呈加速发展趋势,具有较为发达的制造业基础,一定的创意设计能力,同时拥有一批国内知名的龙头企业和品牌,外资大有用武之地。

   曼达林基金执行合伙人高臻认为,在环保产业方面,外资的投资空间很大。“今天的中国跟20多年前的德国、意大利很像,高度工业化之后有很多污染的问题存在,也发展出一批企业在各个方面有很好的技术,这跟浙江现在的情况有非常好的结合点,我们非常关注这个领域的投资。”

   记者了解到,洽谈会期间签约的33个项目中,外资项目24个,总投资47.6亿美元,目前主要集中在高端制造业、新能源、环保、物流等领域。境外投资项目来自香港、美国、意大利等9个国家和地区,世界500强企业投资项目共6个,总投资10.5亿美元。

与产业转型相结合

   产业升级是眼下浙江经济迈向中高端的主要内容,对外资而言,同样是投资的沃土。

   过去几年,高臻接触了大量浙江企业,她认为浙江企业对外投资和引进吸收过程中,需求在高端制造业,特别是核心的工业零部件等方面,需要更好的技术和国际品牌。“中国和意大利、德国之间有非常强的互补优势,中国有巨大的需求,而且有高效率的生产制造能力,在意大利和德国存在大量的技术领先的企业,把他们结合在一起就会有很好的互补和协同的效应。”在之江峰会的主题论坛上,高臻如是说。

   强生(中国)副总裁阙非表示,强生投资中国已经30年,一直把最先进的技术和产品引入到中国。30年后的中国开始转型,对于外资企业来说肯定也要转型,要配合中国经济的转型、产业的升级而发展。

   眼下,浙江正全力推动“机器换人”。省经信委对567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机器换人有效降低了用工成本,在开展机器换人后,有61.5%的企业减少一线员工超过10%。随之而来的,是对相关服务技术的需求。上述报告指出,与购买机器不同,机器换人需要更为细致的定制化服务。以富士康在嘉善的工业园为例,每台机器的引进都要经过至少半年的论证和培训。企业负责人介绍,“机器换人”是一种技术升级,必然要伴随技术人员和服务的提升。

   “在这一进程中,有实力的大企业应该在推广和普及工业自动化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省商务厅有关负责人表示,工业自动化等领域,浙江企业亟需与掌握先进技术、有实践经验的国外企业进行合作。

   事实上,已经有行业领军企业行动起来,去年将中国总部落户杭州的思科是其中的先行者。思科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仕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在加快向数字化和消费驱动型经济模式的转型,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潜在商机,包括物联网、云计算、创新的医疗与教育模式、智能互联城市等领域,而思科所关注的业界趋势与中国的产业发展诉求高度契合。

建立创新生态系统

   《2015年中国浙江投资报告》的研究团队在调研中发现,浙江企业引入先进技术的愿望十分迫切,但是引进先进技术的先决条件是自身的研发能力和产业基础。只有自身的研发能力到位,才能确保引进符合市场需求和企业发展的技术。也只有自身的产业基础雄厚,才能够承接高标准的生产技术。

   国际著名药企辉瑞选择浙江海正,就是因为海正自身国际化的生产标准和国内领先的研发能力。海正药业在与辉瑞药业的合作中,不仅建立起国际一流的富阳制药基地,更将母公司的制剂产业转入新成立的合资公司,以期利用辉瑞的国际营销网络,扩大国际市场从而帮助企业完成从原料生产商到国际先进制剂产业生产商的升级。


   高臻表示,最近几年,曼达林基金非常关注制药和健康相关的产业,这个产业需求很大,一期基金60%的项目都投在这方面。在她看来,不管是从制药方面,还是医疗器械方面,浙江企业都有很多需求,很多产业集群也在浙江。这就是浙江企业吸引国际资本、承接国际先进技术的产业基础。

   除此之外,外商对投资地创新体系也非常看好。强生在全球成立4个创新中心,不同于以往的内部研发,配备强生最有经验的科技人员,输出人才,输出资金,帮助外部的中小企业或者创业者。强生把这个经验引到了中国。“研发中心虽然在上海,但是覆盖的领域是整个中国,乃至亚洲,我们也想看看在浙江否有合适的合作机会。”阙非表示,希望寻找的是一种支持创新的生态系统。“如果谈创新,我们是在谈创新的生态系统的建立,医药产业的创新和投资不仅仅是钱和人才,以及技术——尽管这是创新主要的因素。”在医药行业,一款新药从研发到抵达消费者往往要经过10年以上时间,花费巨额资金,这是投资巨大、回报漫长的的产业。

   “我们相信在整个经济的转型时期,政府对创新的生态环境有很大的提升,这对我们这个产业的投资会有更大的激励和动力。”阙非说。(浙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