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浙江子站 > 地方人物

盛小木:深圳的企业拿我做标准

2008-12-01 09:16:35

企业名片

  深圳裕达富电子有限公司

  成立于1999年9月

  主要生产DVD、液晶电视、手机

  现有员工近2000人

  2007年公司年产值7亿多元

  深圳的金秋,气温依然高达34℃,盛小木穿着一件短袖白衬衣,带着我们走下位于深圳宝安的办公楼。几辆大货车停在发货仓库门口,远处几个员工正推着一辆大板车过来,上面装着公司的拳头产品之一——车载DVD。

  在“裕达富”的办公楼下,种着几株桂花,这是盛小木特意从杭州带去的,因为天气一直都很热,桂花显然还未到最繁盛的时期。盛小木走近桂花树旁,把一株花枝稍稍拉近身前,深深吸了一口气,略带些沉思地问:“杭州的桂花应该很香了吧?”

  面对竞争他做了三件事

  在“裕达富”里有一个陈列室,只有最新的产品,才能被摆放在这里。相对曾经的辉煌,盛小木也更愿意谈及现在遇到的困难,以及对将来的期望。

  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已经对以出口为主的“裕达富”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原先制定的年度销售目标现在看来是很难完成了,能够持平就已经很不错了。

  此外,还有人民币的不断升值、新劳动法带来的用工成本上升,都使公司利润率下降。

  对盛小木来说,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行业的整体下滑。最火爆的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进货商是直接带着一捆捆现金来厂里的,那时卖一块解码板的利润是20块,而现在卖一块解码板的利润能有2块钱已经很不错了。

  在说到困难的时候,盛小木没有唉声叹气,人生总有起伏,做企业也一样,他说,现在企业做得大了,眼睛不能老盯着眼前的东西,不管是好的坏的,都不要太在意,眼光一定要长远些。

  电子行业有很多认证体系,只要有需要,盛小木就尽力去申请认证,这样可以让自己的企业在国际上有更强的竞争力。比如,2006年7月,欧盟开始组织实施ROHS指令,对中国的电子出口市场进行规范。而“裕达富”在生产设备方面早有所准备,8月份就通过了认证,这时很多同类的公司甚至连ROHS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

  面对碟机市场的整体下滑,盛小木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裕达富”在近年投入很多,甚至成立了专门的部门,着手开发数码相框、液晶电视机、手机等相关产品,已经获得了良好的效果。

  在主业上,盛小木一直关注着最新技术的发展,目前他已经和日本方面谈妥,等到下一代的“蓝光”碟机推出市场时,“裕达富”将是最早上马的企业之一。

  深圳的创业环境给了很大帮助

  从“裕达富”的会议室看出去,左边是一片荒芜的杂草地,中间放着一个废弃的集装箱,里面住着一些外来的打工者,这些人在老家的生活条件未必比这里差,可他们依然愿意留在这里,深圳就是这样一个有吸引力的地方。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盛小木觉得自己当初来深圳的选择还是很正确的,作为特区,深圳给了他很多。

  “我们是高新企业,政府在税收上有很多优惠政策,而且在土地使用上也是很有优势,此外,政府每年都有一笔培训基金,鼓励企业对员工进行适当的培训,提升人员素质,同时还有一笔创新基金,对那些勇于探索的企业进行奖励。”

  盛小木觉得,在深圳,他最大的感触就是“只要付出,就会有收获。”深圳的机会比其他城市多,而且信息更新得很快,只要你是有心人,肯吃苦,就会获得相应的回报。

  他的经历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盛小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得出如上结论。

  上世纪90年代,很多杭州人南下深圳,一个比较“流行”的模式是:到了深圳先做“二道贩子”,干些倒买倒卖的事情,等到第一桶金积累得差不多了,再开始做实业,开厂开店。

  盛小木的经历却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用“幸运”来形容,自称“基本上没吃过苦”。

  毕业于富阳场口中学的盛小木,从小就对电子特别感兴趣,在完成了江苏一家电子学校的学业后,他进入杭州东风电子元件厂工作,这家厂生产的收音机天线,当时十分畅销。

  1991年,“东风”为了拓展市场,决定南下深圳,由于平时表现好,盛小木作为厂方派驻人员,来到深圳。

  去深圳后不久,就发生了一件颇为戏剧化的事情,由于当时产能过剩,盛小木在深圳特区报上登了一则广告,希望能找到一些代工生产的订单;而就在同一张报纸的隔壁版面,当时的联想电脑也登了一则广告,希望寻找能提供代工生产的工厂。

  双方一拍即合,1991年两家开始合作,盛小木专门为联想生产主板、显卡。

  然而,双方的合作到了1994年,联想进入高速发展期,它们在深圳的自有工厂开始生产,双方的合作就中止了。

  盛小木随后离开了原来的公司,凭着他之前学到的电子知识和管理能力,他被一位专门生产VCD解码板、机芯的老板招入麾下。

  很多人可能都会记得,90年代中后期全国的那股“VCD”热潮,从最早“一曲歌来一片情”的“燕舞”,到后来因为成为央视“标王”的“爱多”,其他诸如“新科”、“先科”之类的品牌更是不计其数。

  然而,抹去这些VCD机上面的商标,其实主要的配件就是三大件:机芯、解码板、电源。盛小木的公司,就是专门生产这三大件,然后交给VCD机厂商们去运作。

  据盛小木回忆,当时最鼎盛的时候,整个市场的碟机年产量大概是3百万台左右,而他们公司的产量就达到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市场上每卖出三台机子,里面就有一台的核心部件是他们产的。

  深圳的企业拿我做标准

  1999年,由于种种原因,盛小木离开了原来的公司,创办了“裕达富”,主业是他最熟悉的“VCD”和“DVD”。

  最初的时候,企业靠租厂房起步,规模只有2300平方米,不到两年时间,企业就积累了相当的实力,并迅速购置了30亩厂房用地,建起了现在属于自己的工业园。

  如今的“裕达富”,年产值7亿多,员工近2000人,各类DVD解码板生产能力达到每天4万件,DVD整机生产能力达到每天1万台。

  “裕达富”现在在碟机制造业里,无论怎么排都是前三的位置。在圈子里有一种说法,如果有新产品新技术,大家吃不准,就看看“裕达富”,如果“裕达富”说可以,那就是可以。

  这是杭州人的企业

  在盛小木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套高尔夫球具,这是他从去年开始培养的爱好。除此以外,来深圳这么多年,他基本上没有任何业余时间与爱好,工作实在太忙了。即便是打高尔夫,也不是完全为了自己休闲,“打球的圈子可以给我的生意带来一些帮助,可以结识一些平时难以谋面的朋友。”

  盛小木不只是把企业看成赚钱的工具,在他看来,企业文化太重要了,因为企业要发展,员工待遇要提高,和人的素质密不可分,在“裕达富”,处处都有和其他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到杭州人细腻的性格。

  比如,公司每年在国庆节、春节都会举办盛大的文艺晚会;比如,公司每月都会给员工集中举办一次生日晚会;比如,公司领导与员工每月都会有一次“面对面”会议;比如,公司的大喇叭对员工开放,休息的时候大家可以为同事点点歌;比如,在公司的每样固定资产上,都会贴一个小标签,表明这件东西由谁负责,大到几千万的设备,小到一个电灯开关……

  盛小木是富阳人,当初他把公司命名为“裕达富”的想法,来源于他对富阳的文化名人“郁达夫”的一种景仰和理解,他希望他的企业有文化、有内涵,不乏激情。而如果仅从“裕达富”字义上讲,他的团队应具有远大的理想,健康地成长,永续的发展。

  从1999年的那个夏天开始,他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在努力。

  他人眼

  广东新经济杂志社作者何维湘

  很多人都难以想象,一个企业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却能发展如此之好,这和盛小木眼光长远密不可分。

  记得当初“裕达富”率先加入ROHS时,盛小木曾经向我阐述的一个观点,足以证明了他超前的思维,他说:“竞争时代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时代,谁不紧跟发展大势谁就会落伍,在这种局势中发展,速度是关键。就ROHS指令的实施而言,对整个电子行业是一种挑战,也是机会。因为ROHS指令是整个行业的全新开始,谁准备得好一些,谁的机会就多一些。‘裕达富’在这方面是进行了很多准备,因而相对其他企业要成功。”